出发前张恒也拿到了马克鲁斯提供的资料,其中需要重点注意的对手里就有这个名叫萨托尼洛斯的家伙。

  后者是和西斯纳特斯一个年代的角斗士,但是他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恰好是西斯纳特斯最巅峰的时候,因此他的名头完全被西斯纳特斯给盖过去了,萨托尼洛斯本人自然很是不服气,于是向西斯纳特斯提出了挑战。

  然而两人分属不同的角斗士学校,平时是不会对上的,如果萨托尼洛斯想要挑战西斯纳特斯就需要两边的角斗士学校都同意。

  不过那时候西斯纳特斯已经在走下坡路了,马克鲁斯不想让西斯纳特斯好不容易积累的名声给其他角斗士学校的角斗士做嫁衣,而另一边萨托尼洛斯所在的角斗士学校也对萨托尼洛斯到底能否战胜西斯纳特斯存疑,毕竟西斯纳特斯那边已经传出了准备退休的风声,就这么等着对方离开,之后让萨托尼洛斯直接上位是最稳妥的做法。

  相反,两人对战,萨托尼洛斯赢了自然是好事,声望大涨,也意味着第一角斗士的权杖交接,但是输了呢?西斯纳特斯反正是准备退了,但萨托尼洛斯可是正值壮年,他身后的角斗士学校还指着他在之后几年大赚特赚呢。

  考虑到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因此最终这件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萨托尼洛斯的确是西斯纳特斯的时代最接近后者的角斗士,在西斯纳特斯离开后,也有人觉得他就是罗马城中第一角斗士了,然而最近也有些风声传出来,说萨托尼洛斯不知为何,突然开始沉迷酒色,现在足足有一个月都没有参与表演了。

  而今天看到他的真人,似乎也证实了这条谣言。

  不过之前的战绩摆在那里,罗马城中的角斗士对他还是很忌惮的,也就是城外那些乡巴佬不知道深浅,敢这么冒冒然的招惹萨托尼洛斯。

  那个倒霉鬼的结局自然也是喜闻乐见,不但一张脸废掉了,而且看样子也没法再参加之后的角斗表演,不过这种事情自然有他背后的角斗士学校操心。

  在萨托尼洛斯转身坐回到台阶上后,立刻就有奴隶过去将地上坨只剩进气没什么出气的家伙给抬出了门去,而之后众人再看向萨托尼洛斯的目光中也不知不觉中带上了更多的敬畏之色。

  因为这件小插曲,倒是让原本有些吵闹的前厅变得稍微安静了一些,众角斗士也变得谨慎了很多,毕竟角斗表演就快要开始了,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因为一点小冲突导致自己提前被淘汰。

  而之后又过了没多久,一个仆人从里屋走出来,直接走向各角斗士学校的主人所在的地方,马克鲁斯等人在听到他所说的话话终于提起了精神,立刻召集各自的角斗士在前厅中站好。

  他们今晚已经等了相当一段时间,早就有些不耐烦了,毕竟在各自的角斗士学校他们都是土皇帝,平时只有别人等他们,哪里站在庭院里喝过冷风,不过下一刻看到从餐厅走出来的一群男男女女,每个人还是都努力挤出了笑容来。

  就像马克鲁斯所说,今晚会出现在这里的人代表了整个罗马最有权力的阶层,随便挑一个出来跺跺脚,都会在政坛上引起轩然大波,是马克鲁斯这些角斗士学校的主人不敢得罪的。

  而在这权力的最中心地带则是一个年轻人和一个中年人。

  其中中年人就是这次晚宴的主人迪奥,在由六百多人组成的元老院中他大概直接掌控了五十个席位,另外还有一百多个席位也唯他的马首是瞻,换句话说,在元老院中任何提议想要得到执行都要经过他的同意,而被他反对的提议,往往也只能不了了之。

  而就是在这样一位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现在却对一个年轻人毕恭毕敬。

  不用其他人介绍,张恒也知道他身边的年轻人是谁了。

  除了古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没有人值得迪奥这么放低姿态,而其他人虽然也都出身不凡,但是现在却也只能众星拱月一般的围在两人身边。

  “陛下,这就是我找来的参加明天的角斗表演的勇士了。”迪奥道。

  一众贵族走下了台阶,就像是在商店中挑选货物一样好奇的打量着前厅中的那些角斗士,不时还有人拍拍这个的肩膀,捏捏那个的胸膛。

  “他们看起来都很强壮,明天应该会有一场好戏。”年轻的皇帝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色彩,尤其在看到那个像巨人一样的壮汉时,伸出手想要去触摸一下对方的皮肤,但是这动作只做了一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就又把手缩了回来,咳嗽了两声,换上一个严肃的表情,“你的工作完成的很好,迪奥元老,人民会感谢你的。”

  “感谢您的夸奖,陛下,和您的丰功伟业相比,我做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您为帝国解决了那些边境蛮族带来的麻烦,将久违的和平重新带给罗马,这是您的父亲在位时都没有能完成的事业,能为您分担一些琐事,是我以及元老院的荣幸,请您放心,我们做起这些事情来都已经得心应手了,之后的表演也不会有什么差错的,整个罗马城的居民都会为能欣赏到这场高水平的角斗表演而对您感恩戴德。”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年轻的皇帝顿了顿又道,“我知道我和我父亲还差得远,我只是努力遵照他的教导,以他为榜样,我父亲总是说,和智者在一起也会增长智慧,我认为您和元老院的诸位都是他口中的智者。”

  “您真是让我受宠若惊。”迪奥微微躬身,不过之后他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年轻的皇帝问道。

  “我希望您不要误会,陛下,您的父亲,毫无疑问是位伟大的帝王,失去他是整个罗马的损失,但是,幸运的是我们现在还有您在,您既然称我为智者,那或许我也可以向您提个小小的建议。”

  “我洗耳恭听。”

  “我听说了,军方有些人似乎并不太支持您和那些日耳曼部落的停战决定,觉得这违背了您父亲的遗诏,但是我希望您能知道,元老院永远是站在您这一边的,您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就像我所说,您的父亲很伟大,但也许是时候让我们向前看了,您是罗马的皇帝,有时候您不用一直去想如果是您的父亲会怎么做,或是他期望您做什么,停战的事情您做的很好,人们拥护您,所以其他的事情您也可以适当放开一些。”迪奥道。

欢迎大家访问:追书网
本文地址:http://www.96shuku.com/book/46353/804/